中艺网
首 页 考古发现 文化资讯 全国展讯 艺术个展 各地大赛 国际传讯 拍卖预告

New Page 1
 

艺 品 查 询

 




现代名家作品推荐

江小平     1968年生于瓷都景德镇,自幼酷爱艺术,擅长山水,花鸟。国家一级陶瓷技师,江西省工艺美术师,江西省陶瓷公司特聘画师,香港国画院特聘画师,景德镇市官窑研究中心主任,景德镇市高级技师评委。

作品以青花和高温酸色轴综合装饰烘托其背景,富意含蓄布局严谨,工整秀逸,因物象形,色泽艳丽,具有雅俗共赏的艺术品格,深受藏家好评。
江小平古雅彩瓷板

 

您现在的位置:中艺网 新闻观察
中艺网--文化资讯

疫情下的美院:寂静校园“云开课”

( 中艺网  2020年2月26日  )


  因为新冠疫情的爆发,打乱了多年来的艺考节奏,原本2月举行的部分美术院校的“校考”无奈推迟。而且2020年艺术类文化课录取分数线也将再次提高。推迟的艺考和提高的文化分,成为了2020的艺考生逐梦之路面对的现实问题,也让过去被认为“捷径”的艺考,路途遥遥。

  “澎湃新闻·艺术评论”获悉,近日国内主要美院纷纷以“云课堂”的形式开学,2月24日上午,地处疫情中心的湖北美院迎来开学第一课,但这一刻的校园却还是一片寂静,七千多名本科生、六百多名研究生,透过电脑屏幕与他们的老师进行着线上学习与交流。央美、中国美院等也同样开启了线上教学。

  相对于普通高中生以高考成绩为主要依据填报志愿入学高校,艺术类专业(本文主要涉及美术类)考生的入学考试相对复杂,他们需要先参加年初的专业考试,获得成绩、知晓排名后再参加高考、填报志愿,最终艺考和高考分数按比例相加,各高校再择优录用。

  因此,虽然艺考考生的高考录取分数相比其他专业低,实则是“风险均摊”,在年初先准备专业考试,专业考试结束后再一门心思复习文化课。而且艺考往往不是一时一地的考试,而需要辗转多地、多所学校。所以,比起3天的高考,艺考也许不只是考艺术,还是体力、计划力、应变力等多重素质的考验。

  然而,因为新冠疫情的爆发,打乱了多年来的艺考节奏,原本2月举行的“校考”无奈推迟。虽然在2019年1月,教育部公布了的艺考政策中称,2020年起除了“30+15”外,不再组织美术校考,但不得不说,“八大美院”以及清华美院等艺术类主流院校都在“30+15”之列,所以如今不知何时可以进行的校考虽然波及面不如往年广,但所涉及的院校却是艺考生所谓的“梦想之地”,而且2020年艺术类文化课录取分数线也将再次提高(较2018年提高5%-10%)。推迟的艺考和提高的文化分,成为了2020的艺考生逐梦之路面对的现实问题。

  几乎在各大艺术场馆因为疫情关闭的同一天,中央美院、中国美院等多家艺术院校纷纷发布了推迟校考的信息,并称将通过招生网站公布相关信息,提醒考生在没有接收到学校官方公告(或通知)前务必不要提前前往考点,而具体方案各学校将视疫情发展情况作出安排。截至发稿,各校的官网并没有进一步信息,只是称“将保证考生健康和公开、公平、公正的前提下,安排2020年本科招生专业考试工作,并会提前公告,使各位考生有足够的时间前往各考点,请安心学习。”

  然而,暂无确定日期的等待让考生乱了计划,原本想2月结束专业考试,3月开始专攻文化,复习3个月以应对6月的高考,现在面对的问题是——专业不能放、文化要跟上。

  而且其中还有一个关键问题,一些只参加统考的考生在1月就开始专攻文化了,需要参加校考的却还不知考试时间,但最终高考却是同一天。

  所以,参加校考考生,面临课外考前班因为疫情改为网上教学,而学校文化课网课模式陆续启动,自己在家文化专业“双打卡”,因为学习建立的各种群也传达着各式信息,需要同时准备专业和文化考生,也感到没有效率、容易浮躁,提醒自己要调整心态放下手机。

  当然,被打乱备考节奏的不只是学生,艺术院校的招生办也表示,从来没有发生过这样的状况,即使是2003年的“非典”,疫情爆发正好处于艺考后、高考前,所以未受影响。

  面对始料未及的状况,各大美院目前“按兵不动”,并视疫情状况告知学生返校、考生赴考的时间,中国美院副院长沈浩曾在接受凤凰艺术采访时称,“除了延期以外,对学校招生未有明显的影响。我们制定了几套工作预案,来应对不同的疫情发展,最终的选择一定是在现实状态中最有利于考生的一个方案。”其他美院的相关负责人员也均表示,正在酌情进行安排,招生方面已做好了充分准备,并等待教育部的统一安排。有乐观的预判3月底可以完成延迟的艺考,如果无奈一推再推,也希望高考前可以完成艺考的考试、评分和成绩公布。

  位于武汉的湖北美术学院的校考更是备受关注,目前得到的消息也只是延期,具体何时组织校考?要视湖北省疫情防控进展而定。

  未知时间的焦虑、校考会否叫停的担忧,成为了考生和家长的两大问题。也有预测说,一些省市会以统考成绩经过核算计入校考成绩,这对于统考发挥一般的考生而言是失去了一次机会。但央美(教育部直属高等美术学校)、国美(浙江省政府与文化部、教育部共建高校)等全国招生的高校,应无法取消校考招生。

  2月24日,原本是湖北美院开学的日子,现在却是武汉封城的第31天。湖北美院院长许奋回忆往年此时是和同事们一道,到校园里的食堂、宿舍和教室里走走看看,了解后勤保障是否到位,教学是否井然有序,学生是否都已顺利返校。而今年的开学第一天,他只能像这一个月来的每一天一样,早起刷屏查看疫情动态,期待拐点的到来,盼望着学校防疫工作日报更新中在职师生、离退休职工及两个校区住户的感染病例数早日清零不再添新。

  其实2020年,还将迎来湖北美院的百年华诞,但如此艰难的开局却是始料未及。在宅家隔离期间,该校师生用手中的画笔战疫,创作了大量形式多样的主题作品,宣传防护知识,鼓舞抗疫斗志;一些湖北美院的教职人员也心系一线,积极联系运送救援物资、发起社会捐款、参加志愿服务队。

  2月24日上午,湖北美院迎来开学第一课,但这一刻的校园却还是一片寂静。七千多名本科生、六百多名研究生,透过电脑屏幕与他们的老师进行着线上学习与交流。在线课堂的背后,是每一位湖北美院师生的默默努力,大家构建完善的线上教学模式、并做好疫情过后返校的准备。

  许奋也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花开疫散,湖北美院的校园重现手持自拍杆的青春面庞;到植物园写生、到武大观樱花;也希望在和平繁荣的时代成长起来的一代人在历经这次劫难后能够更加深刻地懂得生命的可贵而不负韶华,懂得人之为人的意义正在于他对于他人对于社会的价值。

  2月25日,中央美院也启动了2019-2020学年第二学期的课程,同样也是“云课堂”,并至少保证每周1到2次对学生的一对一在线辅导。

  中央美术学院(微博)院长范迪安在开学第一天给全校师生的信中,提到网络教学也是新的挑战。艺术之“讲”难于艺术之“做”,需要各位老师精心准备,讲求方法,集以经验,述以新知,使学生得到启益,焕发热情。全体同学要增强自觉自律,保持静心定力。迫于疫情进入的网上学习、工作和生存的“全息”空间,这既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也是对精神与毅力、才智与能力的一次考验。也希望学生能因地制宜、就地取材、别出心裁的作业和毕业创作作品。

  而中国美院的开学第一课在2月17日已经开启,美院的专业老师们利用微信群的图像和动态音频功能,针对个人进行讲解点评。其中中国美院艺术管理与教育学院教师王犁在授课过程中逐一回复学生作业的22封信,成了“网红”作业。王犁使用传统的书信方式,细读其回复的文字,不仅同学生讨论作业,还会如同笔友一般写下自己当下的生活状态和此时的所思所想,亦师亦友般记录了这个特殊时期的教学现状。

  中国美院院长许江在这个本应重逢的日子,通过中国美院微信公号发布并诵读告同学书,号召大家万众一心,抗击疫情。并以学校抗战西迁的烽火艺程寄语国美学子在特殊时期秉持“为艺术战”精神,停课不停学,静心等候共沐校园阳光之时。宅家的艺术生们除了学习技能、自我提升外,也创作了各式的作品,心系疫情。

  上文提到的考央美、国美和湖北美院的考生均需要参加校考,但据“澎湃新闻”对于上海艺考生的调研,目前上海绝大多数本地美术类考生只报名参加上海美术统考,且分数已经公布,统考的考试项目是素描、色彩和速写,近几年均为画照片的形式,每科满分150分,总分450分。

  上海考生不首选去外地的一个现实原因是,大学毕业后首先面临就业,即使赴外地就读毕业后也多回上海工作,也因此上海本地考生往往直接选择上海本地高校。

  故就上海考生而言,上海美术统考的意义要大于各校校考,所以此次疫情导致的校考延期,对于上海考生的影响不大。上海除了少数有艺术理想的、从小经历完备艺术教育的孩子会去中国美院搏一把,多数上海考生已经早早地准备文化课了。

  而且,就上海考生而言,文化课(高考)分数极其重要。据往年经验估算,一个上海考生,想进上师大美院,如果3门专业平均得120分,那么文化课高考成绩大约需要考到区重点高中生的平均分(美术专科学校学生其文化成绩需要在班上名列前茅)。

  今年上海共有6000余人参加上海美术统考,其中来自上海艺术类全日制中等学校的专业考生只占一小部分,大部分的考生来自于普通高中(甚至区、市重点),这部分考生专业虽不如艺术生,但大部分儿时参加过绘画班、或有考过等级,属于有一定基础,他们大多在双休日和寒暑假在各类考前班学习适用于应试类的画法。

  进入本科后,问题就来了。高校专业老师会发现,一些学生似乎只会考试画法,油画系用高考水彩的方法画油画、国画系没拿过毛笔、设计系不会用马克笔。一些原本在入学前就应有的基础知识,需要在高校课堂上完成。艺术类的课堂也渐渐成为了教育产业,而非培养艺术类人才,更不用说培养艺术家了。当然,艺术家本就不是培养的。

  相比上海考生,浙江考生就更注重校考。除了竞争激烈、校考能有更多机会外,位于杭州的中国美院也是通过校考招生的。所以目前国美象山校区附近的众多考前班,依旧处于备战模式,不同的只是,本来大家聚在一起画画,如今只能展开网络教学。

  就高校教育而言,校考的好处是有针对性,比如中国美院的国画系山水专业会要求以古代诗句创作山水,中央美院设计学院的从2015年开始,“棒棒糖”、“转基因鱼”、“鲍勃·迪伦《答案在风中飘荡》”等进入了校考试题。针对不同的专业出题也直接影响了人才识别的角度。“让考试不再只是应试教育,而重视学生多领域的探索,也使招到的学生过去可能只知道莫奈、毕沙罗,现在知道罗斯科、信息可视化,对未来培养更多学科领域理解的考生奠定了基础素质。”中央美院设计学院副院长张欣荣曾在一场论坛上提到了考试改革后对本科教育产生的影响。

  上海博物馆曾举行过“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珍藏展”,展示了其18世纪前后的优秀作品。20世纪前半叶,中国曾有一批艺术家赴法留学,其中很多人就是注册在巴黎高美之下。其中包括著名的徐悲鸿、林风眠、潘玉良、吴冠中、常书鸿、颜文樑等。这些留法艺术家们极大推动了中国艺术和中国艺术教育的发展。然而看了展览发现,当下国内艺术院校的基础美术教育只是学了皮毛。在展览中,有一组巴黎美院学生的写生作品,请的模特是戏剧演员,他们所摆的动作不是简单的坐或站,而是“惊恐而喜悦”“悲伤而焦虑”等神情,所呈现的作品虽只是头部,却极具张力和表现力。

  在这个展示巴黎美院发展和教学成就的展览中,作品很多,当时也必是繁星点点,但留在美术史上的名字,只有那么几个。且不说美术史留名这样的小概率事件,只是想成为艺术家也必须足够优秀、足够与众不同。而艺考和艺术院校的就读只是第一步。


          推荐给好友 中艺论坛  便于打印

相关链接:
» 拍卖之前 如何给艺术品估个好价钱 (2020年4月1日)
» 疫情下的艺术云商思考 (2020年4月1日)
» 第34届圣保罗双年展推迟 (2020年4月1日)
» 2020:文博热被撞了一下腰 (2020年4月1日)
» 疫情下的英国艺术界:封闭的世界里 自助是关键 (2020年3月31日)
» 文博直播热潮来袭 博物馆变身硬核网红 (2020年3月30日)
更多的新闻观察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中艺顾问 | 有关合作 | 联系方式 | 投诉邮箱 | 友情链接
Copyright© 1998-2013 中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声明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 - 056-8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