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艺网 ----- 大中华网上艺术品收藏市场 - - 资讯、交流、交易服务 (专注于当代优秀艺术家网络推广)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观察

以为改变世界结果爬虫上身 佳士得收购栽大跟头

中艺网 发布时间: 2018-02-25



2015年早些时候,佳士得花了大致在1600万至2500万美元之间的价钱收购了科技创业公司Collectrium,这个平台当时被誉为上帝对艺术收藏界的馈赠。

  Collectrium 声称,能让客户在一个视觉空间里安全地储存和管理他们艺术收藏的详细信息,还能给他们提供一个拥有世界上几百家拍卖行几百万个拍卖结果的数据库。而Collectrium 的理念是,上述这两样工具能够帮助收藏家随时关注他们的收藏,并对未来的购买做出明智的决定,而这一切都可以在同时得到解决。

  然而这只是一个从未实现的梦。现在,数据库已经失效了,Collectrium的创始人和 CEO 已经走人,佳士得狠狠缩小了这个创业公司的规模。可能最麻烦的是,佳士得正忙着抵抗诉讼——有个竞争对手宣称,Collectrium大肆鼓吹的数据库里的数据是偷来的。

  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Collectrium的这些问题又一次体现出:艺术世界在试图给自己费解又无常的商业添加科技成分的时候所面临的挑战。虽然大部分行业已经被数码革命完全改变了,但艺术交易仍然在简化流程——从网上竞价到收藏品管理的一切——的过程中奋力挣扎。把这个300年历史的拍卖商业领入21世纪的竞赛开展得如火如荼,终于,佳士得选中了一个——据某些资料显示——这个夸下海口却严重交付不足的平台。

  佳士得的一个发言人表示,拍卖行没有终断与Collectrium的合作,而是把它合并到了自己这个大公司里。佳士得已经 “改变了使用 Collectrium的资源的方式,“发言人告诉 artnet 新闻,“我们已经把这个团队融合进来了,希望它能够更好地为佳士得的核心效力。我们发现Collectrium有一些真的很了不起的技术和人员,我们想把他们直接用到我们的商业里,而不是让他们以独立附属机构的身份运营。”

  但把Collectrium合并进佳士得的过程一直不太顺利。Collectrium创立于2009年,而六个月前,它的CEO和创始人Boris Pevzner离开了,理由是 “为了追求另一项冒险,“他本人和佳士得向artnet新闻确认了这点。

  然后在今年年初,佳士得从Collectrium的销售、市场和运营部门解雇了大概10个人,而Collectrium在员工数量最多的时候也只有大约25到30人,也就是说佳士得给他们进行了超过三分之一的裁员,现在Collectrium只剩下大概7个人了。

  好几个熟悉佳士得收购Collectrium一事的人都告诉artnet新闻,这次收购价格高昂,从一开始就不合适,而且被缺乏远见或者缺乏合并策略造成损失。此外,由于Collectrium的数据收集行为,佳士得很快发现自己正处于一桩诉讼案的中心,这就更是火上浇油了。

  竞争对手宣称数据被盗

  2016年晚些时候,佳士得和Collectrium被达拉斯的海瑞得拍卖行(Heritage Auctions)以盗窃数据的罪名起诉了。这个案件目前正在德克萨斯联邦法庭接受仲裁,并将在四个月内到期,届时开审。佳士得拒绝对这起诉讼做出评价。

  海瑞得相信Collectrium的员工使用爬虫在海瑞得数据库收集了一些数据。爬虫是一种抓取软件,能让第三方获得一个网站上的所有内容,其速度快如超人,甚至不需要真正浏览网站的页面。

  海瑞得宣称,他们的网站可能已经被爬虫损坏,现在网站的运行速度变慢了。海瑞得还说,这个技术会使一个网站变得更脆弱,更容易被其他各种第三方盗取数据。此外海瑞得声称,Collectrium在把海瑞得的数据放到自己的数据库的时候,还不忘把版权标记(?海瑞得)给去掉。

  在网上做了一番侦查后,海瑞得说他们追踪到了那只冒犯的爬虫,它属于一个名叫Leanne Wise的账号,这个账号和另一个由Collectrium产品发展主管David La Cross 注册的账号是在同一台计算机上建立的。根据海瑞得的说法,他们在自家网站上认出了操控 Collectrium 爬虫的31个账号,其中许多账号都是用假名注册的,比如“加德满都的Jason Bourne“。

  海瑞得已经把他们能辨认出的所有假账号都给封了,但他们认为Collectrium收集数据的方式表明这个公司运营着一个“欺诈性的商业模式“。

  值得注意的是,这不是海瑞得向佳士得发起的唯一一起法律战争。2014年的时候,海瑞得还起诉佳士得从他们盈利可观的手袋部门挖走高管。海瑞得的律师Armen Vartian 告诉 artnet 新闻,海瑞得认为这些事件是互相关联的,“每当佳士得看到海瑞得有什么好东西,他们就打算偷来自己用,“他说。佳士得拒绝对这起诉讼发表评论。

  法律战争还在继续

  在去年的一个法院声明中,Collectrium项目发展主管 La Cross表示,在海瑞得起诉之后,他立即就把海瑞得的名录从Collectrium的数据库里移除了。而当海瑞得指出有些索引 “被无意地留在了Collectrium“ 的时候,La Cross补充道,“我们也迅速移除了剩下的内容。”

  但事情不仅仅是“海瑞得数据被移除“这么简单。Collectrium的整个数据库——也就是Collectrium 身份的重要组成部分——都下架了,而且从此再也没有恢复。法院文件里包含一些截图信息,Collectrium曾告诉用户“Collectrium的市场数据正在按期维护中”,很快就会再出现。现在已经过去一年了,这条提示依然保持不动。如今的 Collectrium网站没有在用户服务项目里提及数据库。

  La Cross在声明里也试图把Collectrium和他们的新东家佳士得给区分开来,“尽管在2015年的时候被佳士得收购了,Collectrium依然保持独立运作,我们的办公室和客户遍布美洲、欧洲和亚洲,“ 他说,“Collectrium的员工并不受雇于佳士得,Collectrium不推荐也不鼓励用户把物品委托给佳士得。”

  但如果向收藏家保证他们能获得一大堆定价数据以及一个帮他们管理藏品的工具并不是佳士得招揽生意的手段,那这究竟是什么呢?

  一些资料表明,佳士得忙着买下了Collectrium,这样他们就不会被竞争对手抢先一步了(确实,根据佳士得收购当时发表的一则声明,2008年左右,为Collectrium想出了这个点子的Pevzner最初是在和苏富比(微博)谈这笔交易)。同时还有些人说,在其前CEO Stephen Murphy广泛推动数码创新的过程中,Collectrium只不过是又一个持续变化的部分——尽管收购是在2014年末Murphy 突然离开后才发生的。

  无论Collectrium最初的动机是什么,佳士得坚持认为这个产品的简化版也很有价值,即使它不是计划中的样子。Collectrium的一个发言人指出,Collectrium的用户将继续得到全力支持,他们依然能够进入这个平台。发言人说他们的数据“仍属保密“,而且佳士得的员工不能得到这些数据。最后,“新的客户可以在 Collectrium的网站上注册,可以使用我们新增的服务,”她说。

  同时,海瑞得的数据盗窃诉讼还没结束。在德克萨斯州的一个法庭同意佳士得把诉讼交予仲裁之后,今年一月中旬,一个法官拒绝强制海瑞得包揽佳士得的律师费用。佳士得的一个发言人表示,在未来,他们更感兴趣的是用Collectrium的技术来振兴他们的业务,而不是为Collectrium发展用户群。

  “对我们来说,与其把这个收藏管理产品作为一个独立附属商业出售以获得收益,不如把这股发展的力量融合进来,把数码科技运用到我们自己的商业当中,并创建一个数码新兴科技小组,把我们的数码能力提高到领先水平,“她说。”我们已经开始这么做了,我们在这个空间里的发展活动也正在加速。我们认为这极其令人兴奋。“




分享到:
          推荐给好友 便于打印
注:凡注明“中艺网”字样的视频、图片或文字均属于本网站专稿,如须转载图片请保留“中艺网”水印,转载文字内容请注明来源“中艺网”,否则本网站将依据《信息网络传播保护条例》维护网络知识产权!
相关资讯:
现代名家作品推荐
关于我们 | 本网动态 | 专家顾问 | 艺术顾问 | 代理合作 | 广告服务 | 友情链接 | 联系方式
Copyright © 1998-2015 中艺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声明
电信与信息经营证: 粤B2-20060194 全国统一服务热线: 400-156-8187